当年击败红白机的奇葩怪招,高价买任天堂红白机游戏杆测试专用卡带

图片 5

当年击败红白机的奇葩怪招,高价买任天堂红白机游戏杆测试专用卡带

网拍卖什么都不奇怪,阿宅的收藏标的一样也是收什么都不奇怪,日前在ebay上出现了一个以1050美金(人民币7,177元)高价卖出的任天堂官方产品:专门用来测试红白机游戏杆的游戏卡带。这玩意儿对有特殊收藏癖好的人士,可想而知是梦幻逸品,因为这卡带是当初任天堂给销售红白机主机的游戏店家测试游戏杆用的,游戏杆测试运作无误的话,就得把这卡带归还给任天堂。会有这东西出现的原因,很明显是有人不乖,没有遵守规定
“暗杠”
起来,如今高价脱手(如果知道这位老兄应该会多A几片…),Annti完全可以理解花高价买下的买家心理,这就跟古董收藏家家里有一堆博物馆也看不到的珍藏一样,所以一开始以「阿宅」称之很不敬,应该称之为
“电玩收藏家” 或是 “电玩雅痞” 以示尊敬![原文连接]

2001年左右,一位日本的红白机游戏收藏家Kuboken,在他的个人网站「Famicomania」上发起了一个有趣的活动。这个活动以卢卡斯制作的冒险游戏「MANIAC
MANSION」为名,取其字面意义直译为「狂热者的宅邸」;顾名思义,这是一个展现个人收藏怀旧电玩环境的网络活动。有趣的是,这个活动并不接受「个别」收藏品的展示,而强调必须展现收藏者的整体收纳与游戏环境。参与者将自己的收藏区域─通常是一个房间─详细拍摄并附上图说后,由站长Kuboken加上评注并发表在网站上,供人浏览。从这些收藏者们拍摄的照片里,可以看出他们投注在其中的莫大热情;为游乐器软硬体专门设置一个房间已经不稀奇,甚至有本身也是电玩小卖店老板的投稿者,租了一整个仓库来堆放他的收藏品。

百合一、千合一,是山寨者往往第一时间想到的法子,无限集成近乎全套功能于一身,甭管好坏。但这往往也就忽悠下好奇的围观群众。

图片 1当时在日本,八位游戏的价值正处在重新受到评价的阶段。在二十世纪九○年代后半,红白机游戏几乎从主流市场上被淘汰殆尽,消失不见。游乐器从十六位过渡到三十二位,储存媒体也从卡匣变成了CD-ROM;在这种变化多端的环境下,许多长年滞销的任天堂红白机卡带被大量大量地廉价抛售,在旧书店、电玩小卖店与网拍市场中流通着。然而,这些参与者们对老游戏的热爱,大多不曾受到市场技术的进步影响。从当时仿真器已经相当风行的情况下,这些人仍然坚持选择用手插卡带、握着原厂游戏杆的,原汁原味的「电视游乐器」游玩哲学,便不难想见他们是如何认真看待这份从小到大的娱乐。然而,坚持使用卡带与主机来游玩的想法,可能也只在有大量的原厂卡带流通的日本或美国等原生市场里,才能够萌生。以我们的情况来说,收集卡带时当然是奉原装卡带为正典,而对各种粗劣的仿冒卡带不屑一顾,至少到最近为止是如此。图片 2但是原装卡带从以前到现在从来就不是我们游戏市场上的多数,这个苦涩的事实使得原版卡带的价格相对地高昂许多,而且数量稀少;为此,笔者甚至整理过鉴别原装任天堂主机或卡带的心得,并发表在网志上。因为是原厂生产的真品,所以才有其价值不是吗?然而这种想法最近却开始出现了动摇。主要的原因是,以笔者个人来说,收藏老游戏的目的除了玩以外,更有着保存自己某一段时间里重要生活方式的想法。说的严重点,就是把它当成一种文化财。像这样的东西曾经存在世界上,并且给整整好几个世代的人带来了莫大的乐趣,是吗?所以要把它留存下去,是吗?事实上,仿真器的出现,便是根植于这样的一种想法,只是仿真器写作者保存的对象是程序代码与转换后的档案,(『在最后一台主机与卡带的物理机能也到达寿限之后,仍然可以玩到这些游戏。』)而收藏者在意的,则是实际存在能伸手碰到的物质。但是如果只收集正版卡带的话,可能便会错过某些东西。比方说,有一款超级玛莉可能是日本人没有玩到过的。这是一个Hack版本,只要拨动卡带背后的开关,便可以自由选关,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关卡、或者在天空中游泳。这个版本被称为「梦幻玛莉」。图片 3以一般收集正版游戏的观点来看,这种东西是不折不扣盗版兼窜改的赝品,完全没有收藏价值;可是,在个人经验来说,它所曾经在第一时间里带给笔者的童年乐趣,却可能远远超过一块来自日本雅虎拍卖,高价结标专程空运来台的原装超级玛莉卡带。那么,那块背后带着一个突兀的开关,印刷粗糙的仿冒卡带,是不是有属于它的价值呢?它不也反映了我等这样人生命中的某些真实?当然,这篇文章并非是要鼓吹大家使用或收集盗版品。只是以「梦幻玛莉」的例子来说,粗陋的盗版作为一种基本事实,已经是无可改变的「大时代错误」,或许,以史为鉴,会比装作它不存在或刻意、恶意遗忘来得更健全些。回到收藏空间的话题,笔者也曾经在网志上发起一个类似的松散串连活动,名为「恋物癖的狂欢」。不过,或许是台湾的玩家们都比较谦冲自持,并不喜欢太过炫耀自己的收藏,这活动并没有引起太多后续的回响,实在相当可惜。台湾玩家收藏的方式与重点,因为环境与习惯的不同,想必也会与美日玩家有所差异才是。而笔者对此则十分感兴趣。专研任天堂和媒体识读为主的格主
Wenli 驻进瘾科技当中啰!Wenli
将以怀旧电玩、数字生活和网络观察等主题与大家分享。习惯逛部落格的朋友们早就知道
Wenli 那着白烂不羁的流畅文笔吧!

图片 4

文/张书乐

原载于《人民邮电报》2015年10月23日《乐游记》专栏

红白机被以小霸王为首的中国“山寨”游戏机们击溃,一个关键原因就在于竞争对手的终端产品都能够毫无阻碍地运行红白机的游戏卡带。短短3年的“山寨”之路,让小霸王成功突破年产值10亿元大关。当时,面对正在变成世界工厂、劳动力成本极为低廉的中国对手,且在知识产权意识淡漠的背景下,任天堂似乎无计可施。

实际上,任天堂无需“放大招”,因为红白机本身没有盈利压力,任天堂主要通过销售游戏卡带来赚钱,只要能卖出游戏卡带,中国市场上多几个小霸王这样的公司帮它占领海量的硬件市场又何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时销量已经达到1亿部的红白机,其实并不介意小霸王等公司在中国销售游戏机。直白点说,小霸王就是任天堂在中国的义务宣传员。当时,红白机面市已经快十年,支持全三维电脑图形环境的新游戏机“任天堂64”即将上市,对任天堂而言,凭借技术力量清理“山寨”市场,并接管“山寨”公司开拓的市场,似乎更为划算。

对于任天堂的如意算盘,“山寨”公司自然心知肚明,其应对招数很多,有些甚至颇为“奇葩”。其实,“山寨”游戏机不仅仅出现在国内市场,在中国台湾地区就出现过对红白机的一些毛病进行改良而更受玩家追捧的小天才游戏机,其优点很多,比如,它采用压按式的取卡按键,不容易出现力道掌握不好导致游戏卡拔不出或按键被压断的情况,比红白机推拉式的拔卡方式更加人性化。

中国香港的玩家回忆说,当时有人在香港推出了针对红白机及其“山寨”机的配件——Game

Doctor,这个配件竟然可以运行磁盘。而剩下的工序,就是将卡带里的游戏程序拷贝到磁盘里,这与现在的硬盘版游戏类似。其实,早在1986年,任天堂就推出了一款红白机磁盘系统,可以在红白机上通过转换器连接磁盘机,通过软盘来读写游戏,当时的软盘容量为112KB。Game

Doctor也是“山寨”货,正因如此,本来几百元一张的正版卡带就便宜了许多,玩家从此能够享受“山寨主机+盗版游戏”带来的“红利”。只是,享受廉价也要付出代价,玩家每次玩游戏都要经历麻烦的工序。据说,当时有商家把游戏录制到录音机的磁带上,希望将更低价的磁带推向市场,但由于磁带的容量实在太小,只能放入极小的游戏,或者一款游戏通过多盘磁带来录,终因工程浩大且过于“奇葩”,被当时的一些玩家揶揄为“超级马里奥都不能承受之轻”。

当然,在国人更加熟悉的“98合一”游戏卡带出现后,那些“奇葩”的产品逐渐退出市场。而当“百合一”乃至“千合一”游戏卡带出现后,困扰山寨游戏机厂商的高价游戏卡带问题似乎得到了解决。坊间传言说,到了小霸王的后期,甚至出现过游戏机配套“万合一”的游戏卡带。当然,这一切都治标不治本。”

作者:张书乐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新著有《越界——互联网时代必先搞懂的大败局》

图片 5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