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击落叙战机再现空中缠斗险情,为什么有人说现代空战是体系空战

国际新闻 16

美击落叙战机再现空中缠斗险情,为什么有人说现代空战是体系空战

国际新闻 1国际新闻 2

问题:为什么有人说现代空战是体系空战?

  中央电视台《军事纪实》12月22日播出五集系列片《国家天空》第二集《星群》。

6月21日电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美国领导的联军战机近日击落一架叙利亚政府军苏-22战斗机,这是美军战机自1999年来首次在空战中击落对方战机。

回答:

  人民空军成立60年来,英模人物和英雄团队承前启后,层出不穷。空军英雄们以一往无前的勇敢精神、科学精神、挑战精神、献身精神,谱写了并继续谱写着一曲曲撼人心魄的时代凯歌。

尽管好莱坞电影大片经常有战机在空中缠斗的镜头,但它们几乎从现代战争中消失了。在20世纪,那些多次击落敌机的功勋飞行员通常被称为“王牌”飞行员。按照美军条例,确认击落至少五架敌机的飞行员才能被称为“王牌”飞行员。但目前任职的美军飞行员还没有这样的“王牌”。

的确是这样的,对于现代空战来说,不再是过去单一的空中格斗作战,而是成体系成建制的配合作战。在体系化的控制之下,可以让战机发挥出其最大的作战能力,而不是靠单一战斗机身具备的性能来作战。
国际新闻 3

  王牌飞行员的神勇战功

国际新闻 4

所谓的体系化空战,就是指拥有完善的空军空防体系,往大了说,它是整个军队从武器装备到后勤保障再到军政制度的宏观体系,往小了说,哪怕一个作战单位也存在战术层面上的体系。任何一种武器无论再如何强大也不能单打独斗,都必须要依托整个区域内的作战单位的相互配合、统一协调,最后完成任务分配。
国际新闻 5

  英雄是文明皇冠上的宝石。人类各个民族史诗的主角都是英雄。英雄与战争有着不解之缘,无论是冷兵器时代的豪杰,还是为民族解放而献身的烈士,无时无刻不在浸润、激励着人们的心灵。

海湾战争的教训:战机空中缠斗时代结束

举个例子,比如美军的航母战斗群就是一个完整化的体系作战单位。从空中来说,美国,海军航母编队配备的是FA-18E/F大黄蜂战斗机,拥有1250公里的作战半径。在航母进行,对空作战时,通常会派遣FA-18E/F战斗机,在距离航母600到800公里的范围内进行巡航。而在战机身后,距离航母在300-350公里范围内是美国部署的E-2C空中预警机。
国际新闻 6

  人类有动力飞行开拓了人类历史上一种崭新的“立体文明”。随着国家安全传统内涵的延伸和拓展,在群星璀璨的英雄谱上又增添了一个耀眼夺目的星群,他们的名字写在宽广的蓝天上。世界上第一位空战英雄是俄国飞行员涅斯捷罗夫。他是第一个从空中夺走敌人性命的飞行员。他的座机尾部,装着一把锋利的刀子和一把带重锤的钢索。如果他遇见敌人的飞艇,他就用刀子剖开其脆弱的蒙皮,让它泄气坠毁;如果碰到了敌机,他便用铁锤钢索绞住敌机的螺旋桨,使敌机坠毁。

据美国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2015年发表的报告显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只有59架战机被击落,其中绝大多数是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被击落。

而美国的空中预警机拥有探测至少460公里范围内的空中目标,并且可以指挥作战飞机进行打击和空中拦截等任务。这样就加大了对空域范围的控制,同时也可以及时指挥作战,飞机到达指定空域,拦截指定目标。而与此同时还可以让坐在飞机关闭其机载雷达,防止其目标暴露,同时又能很快的解决拦截问题。在这样的体系内,能够发挥出作战飞机的最大效能。
国际新闻 7

  1914年9月8日,涅斯捷罗夫与一架奥地利飞机遭遇,当他被敌机死死缠住的时候,英勇地撞向了敌机。1917年,在他战死的加里西亚,人们为这位年仅27岁的空中斗士立下这块碑,上面写着:“著名的特技飞行创始人尼古拉耶维奇•涅斯捷罗夫上尉在此英勇献身,他是世界上第一位完成空中斤斗和空战中采用撞击技术的人。”他是家乡和祖国人民的骄傲。

2015年底,叙利亚靠近土耳其边境发生罕见冲突,一架俄罗斯苏-24战斗轰炸机被土耳其击落,事件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外交争执。

再比如,1991年的海湾战争期间,美国利用完整的空军作战体系,在针对伊拉克的空中作战时,利用强大的空中预警机,提前发现了伊拉克空军正在起飞的MiG-29
的战斗机。虽然米格29战斗机拥有优秀的空中格斗能力,但是在美国联军的压倒性空中优势前根本就没有发挥的机会,至少有
6 架 MiG-29A 在空战中被美国空军的 F-15C 击落。这就是体系优势所在。
国际新闻 8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飞行员们把中世纪骑士的豪侠风度带上蓝天,创造了空中格斗的战术,也创造了“立体文明”里一个光辉夺目的词汇:王牌。第一个取得“王牌飞行员”称号的是法国人罗朗•加罗斯。1915年4月1日,加罗斯在空战中准确地击中一名德国飞行员的头部,使敌机在几秒钟之内坠落在地。不过20天时间,他又取得了击落2架、迫降2架的战绩,一家报社将“Ace”这个词汇送给加罗斯。从此“Ace”也就是“王牌”成为世界各国空战英雄的称号,“王牌”的标准就是击落5架飞机。王牌的诞生拉开了蓝天英雄交响乐的序幕,空战明星一颗接一颗从大地上升起。

英国顶级军事智库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研究员贾斯汀•布朗克说,“战机在空中缠斗的时代已经结束”。

体系作战几乎就等于战场的单向透明,在海湾战争期间,美国充分掌握着全部战场的信息。反观伊拉克对于战场信息的掌握,就是非常的片面。那么对于海湾战争的空中战场来说,几乎就等于对于联军的单向透明,在伊拉克米格29战机起飞之时就已经被掌握,被击落的米格29战机飞行员都不知道为什么被击落。这就是体系化作战的优势所在,而美军是世界上唯一最早完成体系化作战的国家。
国际新闻 9

  卢克,是一战中第一个被授予“荣誉勋章”的美国飞行员。因为其独行侠式的作战风格,被誉为“最伟大的空中斗士”。亚利桑那州的卢克空军基地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擅长研究空战的布朗克表示,在首次海湾战争中,美国空军和海军战机在空战中取得完全一边倒的杀伤率,从那之后,遭到美军及其盟国战机攻击的国家很少派出战机升空迎战,因为他们知道结果会如何。

而对于现在的空战,包括未来的空战,都是一个体系化对抗的空战。一旦不具备体系化作战,或者失去体系化作战的节点,那么几乎就等于失去了绝大多数的空中优势,就等于对方获得了战场的信息控制权。未来的体系化作战是大国空军开始角逐的主战场,好在我们国家已经建立起来了这样的体系作战能力,而这也得益于我们这10多年的空军特种作战飞机的建设,我们的航空人真的辛苦了!

  英国飞行员阿伯特•鲍尔,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偷袭敌机的能手”。
他是空中自由行动的倡导者。他的战绩是击落了40架敌人的飞机。

在1991年初的这场战争中,伊拉克空军在与联军的空对空作战中,损失了33架战机。据美国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统计,伊拉克空军只击落一架联军F-18战机。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法国王牌飞行员乔治•居内梅7次被击落,却又7次重返天空,直到战死。他的战绩是击落54架敌机。

许多国家从此得到的教训就是放弃与美国及其盟国在空战中的比拼。

回答:

  德国飞行员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是一战中最耀眼的王牌飞行员。在频繁的战斗中,他击落了80架敌机,创下一战中所有飞行员的最高纪录。由于他的座机涂着与众不同的红色,对手敬畏地称他为“红色男爵”。

布朗克表示,在首次海湾战争的后期阶段,许多伊拉克飞行员选择将战机飞往伊朗以避免飞机遭到破坏,对那些飞行员来说,这并非是一个轻松的决定,因为他们刚经历了残酷的两伊战争。

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先是用F-117隐身战机用精确指导武器几乎击毁了伊拉克的指挥中心,然后电子战飞机突入进行电子压制,伊军的防空体系基本瘫痪,而同时在空中预警机的引导下,F-15成群结队进入,轰炸机在伊拉克境内展开空袭。而这就是空战的最高境界,将敌机击毁在跑道上。而在对南斯拉夫的打击当中也同样用了这招,而美军预警机早在南斯拉夫米格29战机起飞后就发现了它们,然后F-15在十几公里外发射导弹就将米格29斩于马下。
国际新闻 10

国际新闻,  1918年4月21日,里希特霍芬与英国战斗机突然遭遇,欧洲天空上最亮的一颗明星陨落了。英国人为他们敬畏的对手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他们抬着这个德国空军上尉的棺木,走向鲜花簇拥的墓地。这是一种超越国界和仇恨的职业式的尊敬。列队的军人向空中勇士致意而对空鸣放的枪声,同时也超越了时空。

在第二次海湾战争后期,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将大部分空军飞机埋在地下,而非让战机升空迎战,以逃避破坏”。

所以在超视距攻击的年代,战机对信息的需求非常巨大,谁先发现谁,谁击落谁的几率就高。所以就必须动用各种科技去完成这些庞大信息的传输,所以侦查卫星、通讯卫星、中继卫星、导航卫星再加上空中大型预警机、信息终端接收与发送等等一系列庞大的信息处理就是查打的部分。而为了增加自己几率,所以就需要对敌方进行信息干扰压制。
国际新闻 11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飞行王牌出现的数量之多,可谓登峰造极。在规模空前绝后的空中战场上,升起了一颗又一颗新星。

2011年,当北约对利比亚进行干预,并援助反对卡扎菲的反政府武装时,利比亚空军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维护其领空。

所以天上有卫星和预警机、地上有信息的接收和处理,前有电子飞机进行信息干扰压制,后有队友的支援,这应该就是所说的体系作战了吧。在强大的体系面前靠一个人的单打独斗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不是电影里的主角,没有光环的主角同样会被体系作战给打败。
国际新闻 12

  代号为“雄鹰13”的苏联飞行员伊凡•阔日杜布,以击落击伤敌机62架的战绩,名列二战期间盟军空中射手榜的第一名。这是当时击落敌机的一个瞬间。阔日杜布三次获苏联英雄称号,1985年升任苏联空军元帅。

国际新闻 13

回答:

  另一位苏联王牌飞行员亚历山大•波克雷什金,把古代战场上的英雄风范带到了天上。每次出征前,他都要通过无线电向敌人宣战:“德国飞行员听着!伟大的王牌飞行员波克雷什金就要出战了。”战争期间,他不仅击落敌机59架,还开创了8机编队战术,被誉为“苏维埃空战战术之父”。

空对空杀伤力强 为什么美国占主导地位?

现代战争已经完全体系化了,单一兵种的作战方式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即便是战斗机的空中对抗,也要有空中预警机、空中加油和地面预警系统,以及其他军兵种部队的密切配合。现在已经没有单纯的作战模式了。

  英国飞行员道格拉斯•巴德,21岁时因飞行事故双足被截肢。二战爆发后他坚决请战,以伤残之躯重上蓝天,共击落敌机23架,成为享誉二战天空的“无脚飞将军”。后来,他虽被击落陷入敌营,却受到了德国王牌飞行员嘉兰德上宾般的礼遇。1945年,巴德作为英雄回到祖国后,专门去监狱探视被囚禁的战俘嘉兰德。同一蓝天下敌对双方两个王牌飞行员的职业精神和武德风范传为佳话。根据巴德的事迹拍摄的电影《直达天空》1956年在世界各地公映。

报道指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螺旋桨式飞机以相对较低的速度飞行,早期空战需要用机枪瞄准敌机并开火。

国际新闻 14
国际新闻 15
国际新闻 16 回答:

  美军二战中的头号王牌是理查德•邦格。他驾驶P-38闪电式战斗机,在太平洋战争中击落敌机40架。这个顽皮胆大看上去有些散漫的小伙子被授予了一项特权,他可以无须请示上级批准,随时随地参加任何他想参加的战斗,体现了美国西部牛仔的英雄风格。

尽管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但是半个世纪以来,有关基本原则依然未变。

主要是C4l数据链的建设,使作战、指挥、控制形成一体化,形成多机种、多兵种协同统一指挥,监控战场态势,根据作战空域情况,作战指挥协同实时应对,随机应变,组织战术击落敌机,多机种协同通常包括:预警机、加油机、电子战机等等等等。

  美国二战中的第一位空战英雄是一位华人,他叫陈瑞钿。抗战爆发后,心系祖国的陈瑞钿,毅然加入了华人回国抗战志愿军。在1937年至1939年间,他执行过多次截击、护航任务,击落过9架敌机。他三度被击落都幸运生还的事迹深深打动了许多人。在1939年12月27日的空战中,陈瑞钿的座机油箱被击中,他带火跳伞,被大面积烧伤,1940年返回美国就医。围绕他能否入选美国空战英雄榜的争论,持续了几十年。在美国王牌飞行员们的竭力推荐下,1997年10月,陈瑞钿正式入选美国空战英雄榜,并赫然刻写在榜首的位置。尘埃落定时,英雄已在一个多月前病逝,他的英名永远留在了蓝天上。

但在现代,人眼迅速被替代。美国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说,1965至1969年间,机枪击落敌机的数量占空对空杀伤的65%。

回答:

  列于美国空战英雄榜的还有一位华裔飞行员,他叫徐焕升。1938年5月19日至20日,徐焕升率两架马丁B-10型轰炸机,从中国大陆出发,飞越东海,将200多万张反战传单投在了日本九州。世界各国为之震惊。为此,美国《生活》杂志称“徐焕升是轰炸日本本土的第一人”

但是在1990年到2002年之间,他们只占空对空杀伤的5%,其余的敌机均是由某种导弹击落。

因为现在的空战,不在象以前是单一兵器较量!是整个的一套体系在发挥作用,比如雷达,预警机,电子战飞机,对地对海功击是一整套体系,不像以前单一飞机的对抗!

  “空军万岁”的不朽光荣

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研究员布朗克说:“现代空战几乎完全取决于(雷达和其他传感器的)情景意识以及导弹技术”,“所有近来发生的高速战机之间的空战,都是一边倒,很快就完事”。

回答:

  在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中,并不强大的中国空军同穷凶极恶的侵略者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一个个英雄豪杰舍生忘死、鏖战蓝天,涌现出了威震长空的“四大天王”。他们是被称为“空军军魂”的高志航,被称为“红武士”的刘粹刚,被称为“飞将军”的乐以琴,以及生前身后充满传奇色彩的陈怀民。他们以血肉之躯填补国家破损的空中屏障,
他们以英雄壮举高筑民族不屈的丰碑,永铭青史。

过去20年来,大多数空战击落敌机的情况都发生在视距之外,这意味着技术往往胜过飞行员技能。美国在这方面明显有优势。

现代空战仅有先进战机还不够,还需要地面雷达和卫星的数据支持保障,否则也是只挨打的鸟。

  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人们把捍卫国家天空安全与宁静的重任,托付于刚刚成立的人民空军。

美国花在军事技术上的资金比任何国家都多,美国也拥有更多航母并部署更多配备相阵雷达的专业军舰来协助空军战机。

回答:

  朝鲜战争爆发后,诞生不足一岁、从没有战斗经历的人民空军,毅然走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空中战场。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国家空军选择不与技术上更具优势的美军战机空战,而是让战机执行巡逻任务,或执行对地攻击任务。

二战的时候就有了初步的趋势,英国的雷达网对英德空战的结果有很大的影响。

  1951年1月21日,是人民空军第一次空中实战的日子。战斗警报拉响后,志愿军空军某师的5名飞行员,在大队长李汉率领下,勇敢地飞向了战区。背后是祖国明净的蓝天,前方是凶狠险恶的敌人。第一次参战的李汉和战友们,以拼刺刀的精神冲向敌阵。这次战斗,李汉击伤了1架敌机,旗开得胜。

回答:

  8天后,李汉再次率领8架战机飞向战区。这一次他沉稳了许多。利用云层的掩护,进入战区不久,他们就发现了敌人的机群。他们机智地利用阳光隐蔽接近了敌机,很快爬升到有利的高度。随即,他们向敌机扑了过去。他紧紧咬住一架敌机。李汉摁下了发射按钮,三炮齐发,所有的炮弹都射了出去。这是人民空军战史上,第一次击落敌机。

现代空战已经不是单纯的空空格斗。而且集预警,侦查,反辐射,超视距,电子对抗的全方位多部门多军种联合作战体系。

  初战的胜利,大大激发了志愿军空军的战斗热情。战鹰凯旋,机场上沸腾了起来。此后,年轻的人民空军涌现出了更多的空战英雄。

回答:

  曾任人民空军第五任司令员的一级战斗英雄王海,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先后击落击伤9架敌机。他与一级战斗英雄赵宝桐一样,都创造了人民空军飞行员击落击伤敌机的最高记录。他率领英雄的“王海大队”空战80多次,取得击落敌机29架、击伤11架的优异成绩,荣立集体一等功。

从单一向多元化的一个转变,这也是时代的必然要求。

  在抗美援朝的空中战场上,年轻的人民空军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空战奇迹。一级战斗英雄、飞行大队长刘玉堤,共击落击伤敌机8架。他创造的一次战斗中击落4架敌机的记录,堪称世界喷气式战斗机空战中的杰作。

  一级战斗英雄、飞行大队长张积慧曾击落击伤敌机5架。1952年2月10日,在反击美军的“绞杀战”中,张积慧迎战了美军“王牌飞行员”乔治•戴维斯。关于美军王牌凶狠的传说一直很多,但志愿军空军勇士们却没有一个怯战。在这场战斗中,张积慧与僚机飞行员密切配合,在较量中一举将戴维斯击落,打破了“美国空军英雄不可战胜”的神话。

  美军远东空军司令威兰发表“特别声明”,说戴维斯被击毙“是一个悲惨的失败”,“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

  一级战斗英雄、飞行中队长孙生禄,击落敌机6架、击伤1架。1952年12月2日,他击落2架敌机,自己的战机也中弹12发、座舱盖被打坏,在油料即将耗尽的情况下,他驾驶飞机迫降在友军机场。第二天上午他返回部队,再次驾机参战,又击落敌机一架。返航后的孙生禄连午饭都没吃完,便又接到起飞的命令。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恶战,志愿军空军的12架飞机,与40多架敌机展开了格斗。恶战中,孙生禄陷入重围,炮弹如雨点一样向他泻来。中弹的孙生禄为了掩护战友,驾着熊熊燃烧的飞机向敌机冲去。这是英雄的最后一搏,24岁的孙生禄把英名永远刻在了蓝天上。

  曾击落5架敌机的战斗英雄韩德彩,在1953年4月7日反击美机游猎战术、担任机场警戒任务中,击落了美国空军第一流的空中英雄、“双料王牌飞行员”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跳伞被俘的费席尔特别提出见一下击落他的对手。当19岁的韩德彩出现在面前时,费席尔简直不敢相信,击落自己的竟是个飞了不到100小时的“娃娃飞行员”。

  正是这些“娃娃飞行员”们,在抗美援朝的空中战场上,用击落敌机330架、击伤敌机95架的辉煌战绩,为祖国蓝天的安全筑起了坚固的屏障。这道屏障,美国人称之为“米格走廊”,并在地图上特别标示为红色禁区。人民空军的军阵中,涌现出了6名一级战斗英雄、12名二级战斗英雄、16名特等功臣、68名一等功臣和一批英雄群体。他们是新中国的骄傲,是世界空战史上当之无愧的英雄。

  战争结束44年后,韩德彩与费席尔在上海第二次见面。将军送给费席尔的是自己的书法作品,费希尔送给韩德彩的则是当年被他击落的飞机模型。战争传奇化作了友谊的佳话,成为世界空军同行中的一段美谈。

  对在抗美援朝空中战场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民空军,毛泽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1951年国庆节期间,毛泽东在接见参加国庆阅兵的三军将士时,特意对空军代表说:空军万岁!

  空军万岁!浩瀚的蓝天以流云和红霞记下了他们不朽的光荣。空军将士把人民的褒奖当作前进的动力,用英雄诗篇续写着新的辉煌。

  国土防空的英雄誓言

  国土防空中的英雄代表杜凤瑞,用一腔碧血实践了自己的蓝天誓言。

  1958年10月10日,6架敌机偷袭福建沿海,杜凤瑞与战友们升空作战。当一架敌机炮击长机时,他一边呼叫长机摆脱袭击,一边向敌机射击。长机脱险,杜凤瑞却陷入重围。他临危不惧,
沉着应战,击落一架敌机,不幸自己的飞机也被击中。他驾驶着受重伤的飞机,咬住敌人穷追不舍,击落第二架敌机后才跳伞离机,空降时遭敌袭击,壮烈牺牲。杜凤瑞的英雄壮举深深地感动了全国人民,他生前所在的飞行大队被国防部命名为“杜凤瑞大队”。

  构筑国家天空安全屏障的,不仅有叱咤风云的空中英雄,还有默默奉献的地面英雄。1958年10月,人民空军的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在北京正式成立,某高射炮团团长岳振华受命担任导弹2营营长。一年后,导弹营形成了战斗力。1959年10月7日,一架美制RB—57D侦察机从浙江沿海进犯大陆领空。它凭借其高度优势,越过歼击机的层层拦截,沿津浦铁路径直北上。11时15分,敌机距北京东南480公里时,岳振华指挥部队进入一等战斗准备。12时04分,岳振华果断下达了攻击口令,顷刻间,敌机在万米高空粉身碎骨。

  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第一次使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先例。

  1962年9月9日,岳振华又指挥导弹2营在江西南昌,击落一架凭高度和性能优势一直横行无忌的U—2型高空战略侦察机,一时成为震惊世界的头号新闻。

  这之后,根据敌变我变的原则,2营指战员灵活运用战术,采取反干扰措施,六进西北,五下江南,行程几十万公里,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三次击落U-2高空战略侦察机,成为世界上击落U-2飞机最多的导弹营。

  地空导弹2营荣获了“英雄营”的荣誉称号。1964年7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了英雄营的全体官兵。据说,这是毛泽东建国后接见过的惟一一支整建制部队。岳振华被授予“空军战斗英雄”的称号,并成为解放军里极为罕见的“大校营长”。

  驻守在海拔5374米高山上的甘巴拉雷达站,是世界上最高的人控雷达站。一代代的官兵们,在空气稀薄的高原禁区,艰苦奋斗,忠于职守,及时发现并正确处置了许多飞机的偏航险情,安全引导巡航飞机和民航班机30多万架次,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雷达站”的荣誉称号。

  六十年风雨兼程,人民空军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英雄个人和英雄集体,他们放射着永不熄灭的光芒,把国家天空装点得格外壮丽。进入21世纪以后,空中力量的作战形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武装了当代最尖端技术的空军,将以国家代表队的整体面貌出现在未来战争中。“王牌飞行员”将越来越深地隐入历史。但王牌精神却与世长存,溶进了每一位空军官兵的血液之中。

  中国空军某试飞团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团队。在团史馆里众多的奖状中,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给这个英雄团队颁发的金质奖牌,显得格外醒目。正是一个个勇于挑战死神的“试飞英雄”,铺就了人民空军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发展之路。李中华就是这个英雄群体中的杰出代表。

  2005年5月20日,李中华和战友试飞“诱发振荡”课目。飞机正常地完成两个状态的试飞后,以高度不足500米、时速270公里准备着陆。突然机载系统报警,电传系统停止工作。在飞机急速扑向地面的惊险时刻,李中华用7秒钟完成了拉杆、蹬舵、切断电传操纵系统、关闭变稳系统等一系列动作,在距地面200多米的高度,使倒扣下坠的飞机从“休克”状态起死回生,挽救了自己和战友的生命,挽救了极其宝贵的试验数据
,挽救了唯一一架“国宝级”特种飞机。2006年3月25日,胡锦涛主席亲切接见了李中华,称赞他“不愧是我军飞行员的优秀代表”。

  李中华的战友们续写着新的英雄诗篇。2009年3月7日下午,航空兵某团副团长、特级飞行员李峰驾驶歼-10战机,执行战术机动任务。在距机场54公里、离地1170米高度时,发动机出现严重故障。临危不惧的李峰,在地面指挥员引领下,操纵着失去动力的飞机,在空中滑行1分44秒后安全迫降
,成为成功处置国产单发新型战机空中停车故障、安全返航的第一人,被授予“空军功勋飞行人员金质荣誉奖章”。

  航空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更是人类精神的凝聚。空军英雄们以一往无前的勇敢精神、科学精神、挑战精神、献身精神,谱写了并继续谱写着一曲曲撼人心魄的时代凯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