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无捷径,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决定暂时从加沙撤出部分国际工作人员

图片 9

和平无捷径,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决定暂时从加沙撤出部分国际工作人员

图片 1联合国图片/
Fadi
Thabet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儿童是联合国近东难民救济工程处的援助对象之一。
近东救济工程处图片/ Fadi Thabet

图片 2
联合国图片/ Fadi
Thabet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儿童是联合国近东难民救济工程处的援助对象之一。

图片 3
儿基会图片/El
Baba加沙地带南部的拉法,失去亲人的巴勒斯坦儿童在葬礼上伤心哭泣。(2014年资料图片)

由于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地区的工作人员近期遭到骚扰,该机构今天决定暂时从加沙撤出部分国际工作人员。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天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对美国决定不再向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援助机构“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
提供资金表示遗憾。

巴以双方在今年五月初经历了自2014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冲突。而在5月19日,美国则宣布将在巴林召开会议,讨论被称为“世纪协议”的中东和平计划,着重经济项目。在这一背景下,联合国安理会今天再次召开会议讨论巴以局势,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姆拉德诺夫详细回顾了月初冲突事件的经过,同时表示,经济支持固然重要,但解决巴以问题的根本还在政治协议。

今天早些时候,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地区若干工作人员遭到骚扰,并无法履行其职责。近期,该办公室因财政上的挑战而采取的一些措施引发了个别人士的抗议,尤其是为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发出的紧急呼吁。其中一些措施专门针对近东救济工程在加沙的管理工作。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表示,工程处负责人和其他国际工作人员将继续留任。近东救济工程处将继续在加沙开展业务。

古特雷斯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基本服务,并促进该地区的稳定。他指出,美国历来是近东救济工程处最大的单一捐助国。联合国感谢美国多年来对这一机构的支持。

冲突的危险循环仍未停止

近东救济工程处呼吁加沙当局回应其反复提出的为雇员和设施提供有效保护的要求。

声明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得到秘书长的充分信任。该机构负责人皮埃尔•克朗恩布尔主任专员领导了一项迅速、创新和不懈的努力,以克服近东救济工程处今年面临的意想不到的财政危机。该机构扩大了捐助者基础,筹集了大量新的资金,并探索了新的支助渠道。此外,近东救济工程处还采取了特别的内部管理措施来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

姆拉德诺夫表示,今年5月3日,自去年三月开始的“回归大游行”继续上演,数千巴勒斯坦人来到加沙边境,向以军士兵投掷燃烧气球、石块和土制炸弹,后者则回以实弹、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共有2名巴勒斯坦人死亡,49人受伤。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根据联大1949年12月的一项决议设立,于1950年5月1日开始运转,负责为大约50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援助,其资金几乎全部来自成员国的自愿捐款。

声明指出,近东救济工程处有着向急需帮助的巴勒斯坦难民提供高质量教育、保健和其他基本服务的良好记录,这些服务往往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提供的。古特雷斯呼吁其他国家帮助填补财政缺口,以便近东救济工程处能够继续向巴勒斯坦难民这一弱势群体提供至关重要的援助和希望。

据报告,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运动的一名狙击手当天晚些时候打伤了两名以军士兵,作为回应,以方对加沙的一系列军事目标实施了炮击和空袭,造成2名巴勒斯坦武装人员死亡,2名平民受伤,自2014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冲突由此开启。

图片 4
联合国图片/Shareef Sarhan年轻人坐在加沙一个废弃的建筑物上。UN
Photo/Shareef Sarhan

图片 5
近东救济工程处图片/Tamer
Hamam一名巴勒斯坦难民妇女在加沙的近东救济工程处汗尤尼斯分配中心领取粮食援助。

图片 6
近东救济工程处图片/Shareef
Sarhan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难民在倒塌的房屋中翻找可用的物品。

今年1月,美国政府宣布将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助从2017年的3亿5千万美元降至6千万美元。今年8月31日,美国宣布完全停止向该机构提供任何资金。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是根据联大1949年12月的一项决议成立的。工程处于1950年5月1日开始运转,负责本区域约75万名巴勒斯坦难民的需要。工程处已发展为联合国规模最大的方案之一,负责为大约43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援助。

在随后的48小时内,共有650枚火箭弹从加沙射向以色列,其中大约240枚遭到以方“铁穹”防御系统拦截,但据以色列国防军消息,仍有数间房屋、两所幼儿园、一所学校和一家医院被击中,4名以色列平民死亡,200多人受伤。

联合国总部今天在联大第73届会议召开期间举行部长级会议,应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的资金短缺问题,与会各国承诺将再次向工程处捐款1.18亿美元。在此次认捐之后,近东救济工程目前面临6800万美元的资金缺口。

美国政府今年1月宣布大幅削减对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捐助,从2017年的3亿5千万美元降至6千万美元。今天,美国则宣布将完全停止向该机构提供任何资金。

以方的回击行动击中了加沙境内300多处军事目标,一名哈马斯高层人员在定点空袭中被打死,大约25名巴勒斯坦平民在行动中丧生,超过150人受伤。

据报道,美国现政府对于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开展工作的方式一直表示不满,同时美国认为其它国家应该增加对该机构的捐款。另一方面,据分析美国切断供资的另一个考虑是向巴勒斯坦当局施加压力,希望它配合美国目前的巴以政策。

经过联合国与埃及的紧急斡旋,双方在5月6日早晨达成协议,停止了此次交火。

以色列一直对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持反对态度,称该机构的存在实际上使巴以冲突无限延长。

姆拉德诺夫指出,“加沙地带的狙击手持续构成威胁,最近一年中至少有四次将双方推向了对抗的边缘”。尽管联合国与合作伙伴再次成功地避免了危机升级,但“假如巴勒斯坦的分裂得不到解决,加沙地带的封锁得不到解除,基于国际标准、联合国决议以及过去协议的两国方案的进程得不到确定,上述缓和冲突的努力最终将会失败”。

图片 7
联合国图片/Shareef
Sarhan加沙地带北部的谢赫拉德万,几名巴勒斯坦儿童走过在以色列空袭中被毁的房屋。“和平没有捷径可走”

当地时间5月19日,美国宣布将于6月25-26日期间在巴林召开会议,邀请各国政府、民间社会和工商界代表,共同讨论美国中东和平协议的第一部分内容。

据媒体报道,这份被称为“世纪协议”的计划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高级顾问库什纳牵头,回避了诸如巴勒斯坦建国以及耶路撒冷地位等长期阻碍巴以和平实现的政治难题,而是强调“没有经济发展就没有和平”,6月的会议将重点关注基础设施、工业和投资贷款等。巴勒斯坦此前已经表示不会参会。

美国代表格林布拉特在发言中敦促巴勒斯坦积极参会,他表示,巴勒斯坦拒绝参加“是一个错误”,前来参会“不会有什么损失,只会有很多收获……当然了,最终做决定的还是巴勒斯坦”。格林布拉特是美国总统中东问题特使,据媒体报道,他很有可能担任“世纪协议”美方的首席谈判代表。

姆拉德诺夫表示,他已经收到由美国和巴林发出的参会邀请,他强调“人道主义和经济支持对于中东人民生活非常重要,对于建立有利于协商开展的环境也非常关键,然而解决冲突的根源还在政治协议……可持续的和平没有捷径可走”。

图片 8
儿基会图片/Ahed
Izhiman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的希伯伦,14岁的马尔万坐在自家屋顶上温习功课。近东救济工程处:人道机构不是导致冲突持续的原因

美国代表格林布拉特表示,“现在是我们面对现实,承认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模式已经失败的时候了……身处难民营的巴勒斯坦人被当作政治棋子。我们需要讨论的是如何将工程处的服务移交给东道国政府或是非政府组织”。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则表示,“近东救济工程处并没有解决难民问题,而是采取单方面政治立场,让这一问题不断加剧。工程处的学校已经成为散播恐怖和煽动言论的设施,所使用的课本否认以色列的存在,否认哈马斯挖掘地道的行为”。

达农强调,“工程处并没有让加沙得到恢复,其唯一的成功就是煽动针对以色列的仇恨,该机构的任务授权必须终止”。

图片 9
儿基会图片/NYHQ2014-0911/El
Baba加沙地带南部拉法的一处难民营,一名巴勒斯坦女童站在已被空袭炸成废墟的房屋前。

对此,工程处主任克雷恩布尔在发言中表示,“在缺乏有效政治行动的地方,战争、武装冲突和暴力就会持续。政治不作为,而非人道机构的工作,才是使冲突长期持续的原因……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工程处有权处理地区的政治形势,我们并没有这种授权。我这么说,只是因为每一天,我们都在应对持续冲突所导致的越发严重的人道主义后果”。

克雷恩布尔表示,工程处并不希望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去拟定或是左右巴勒斯坦难民的未来。“巴勒斯坦百姓需要也理应得到长期的政治解决方案,在这一目标实现之前,工程处将继续坚定地履行联合国大会的授权”。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于1949年根据联大决议设立,旨在为加沙、约旦河西岸、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境内的大约540万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教育、救济、社会服务、安全保护、基础设施改善和医疗保健等服务,直至找到解决难民问题的公正方法为止,其资金几乎全部来自成员国的自愿捐款。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