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法院做出有利伊朗裁决,国际法院审理伊朗状告美国重新施加制裁一案

国际法院做出有利伊朗裁决,国际法院审理伊朗状告美国重新施加制裁一案

国际新闻 1国际法院图片/Frank
van Beek位于海牙的国际法院。

国际新闻 2
国际法院图片/Frank van Beek位于海牙的国际法院。

国际新闻 3
联合国图片/Nabil Midani国际法院院长优素福

国际法院今天就伊朗提出的一项针对美国实施制裁的控告做出裁决,认定美国必须根据它于1955年同伊朗签订的《友好亲善、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条约》,通过自己选择的方式,取消因2018年5月8日宣布的制裁措施而产生的向伊朗自由出口某些物资的任何障碍。

国际法院今天开始就伊朗控告美国对其实施制裁、从而违反美、伊两国在1955
年签署的《友好亲善、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条约》举行公开听证,这一听证从今天开始,将持续四天的时间。国际法院有望在一个月内就此作出裁决。

作为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关,国际法院是促进国际和平的重要机制之一。通过国际法院的工作,使得各国能够澄清各自立场、提出合理要求,化解危机、推动谈判,促进国家关系正常化。在接受联合国新闻采访时,国际法院现任院长,来自索马里的优素福(Abdulqawi
Ahmed
Yusuf)法官,就国际法院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区别、国际法院的运作机制,以及目前正在审理的部分案件进行了介绍。他表示,国际法院所代表的国际法治原则,是全球在过去70年间实现和平稳定的重要因素。请听钱思文的报道。

这些物资包括:药品和医疗器械;食品和农产品;保障民用航空安全所需的备件、设备和相关服务(包括保修、维修、修理服务和检查)。

国际法院亦称为世界法院,是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关,其15名法官由大会和安全理事会分开并同时投票选举产生。国际法院负责在有关国家自愿参加诉讼的情况下裁决国家之间争端。一个国家如果同意参加诉讼,就有义务遵守法院的裁决。国际法院还应请求向联合国及其各专门机构提供咨询意见。

同为国际司法机构,总部同在荷兰海牙,国际法院的英语首字母缩写为ICJ,国际刑事法院则为ICC,要说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区别,对于普通百姓而言,一时还真是难以分辨,对此,优素福法官做出了详细的解答。

法院一致认为,美国必须确保相应许可证的颁发并给予必要授权,确保涉及以上物资的资金支付和其他资金转账不受任何限制。法院呼吁双方必须避免采取任何使争议加剧、使争议延伸到法院范围以外或使这一争议更加难以解决的行动。

《友好亲善、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条约》于1955年8月15日在德黑兰签署,并于1957年6月16日生效。

优素福:“国际法院于1945年成立,1946年正式开始工作,是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关,也是联合国的六个主要机构之一,依照《联合国宪章》中的《国际法院规约》以及法院本身的《规则》进行运作。而国际刑事法院并不是联合国的机构,它是根据2002年生效的《罗马规约》而设立的。所以国际法院才是‘世界法院’。国际法院主要有两大职能,一是依照国际法,和平解决各国之间的法律争端,二是就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大会等获得正当授权的联合国机关和联合国系统内的其他机构提交的法律问题发表咨询意见。在过去的73年间,国际法院始终致力于解决国与国之间的纠纷,以确保全球的和平与稳定,处理的案件总数超过了300件,如果没有国际法院的介入和判决,其中许多案件都有可能进一步升级,引发战争。”

国际法院从今年8月27日开始就伊朗控告美国对其实施制裁、从而违反美、伊两国在1955
年签署的《友好亲善、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条约》举行公开听证。

伊朗表示,向国际法院提出案件审理的申请涉及美国在2018年5月8日颁布的“重新全面实施和强制执行”制裁和限制性措施的决定。该决定旨在重新恢复针对伊朗和伊朗公司及其国民的制裁和限制性措施。此前,美国根据五个常任理事国以及德国和欧洲联盟于2015年7月14日同伊朗就核计划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取消了上述制裁和限制措施。伊朗称,通过实施5月8日颁布的重新制裁令,美国“已经并继续在违反”1955年条约的多项规定。因此,伊朗敬请法院裁定、命令并宣布美国违反了1955年条约中承诺的对伊朗的义务,并应毫不拖延地立即终止所宣布的威胁,此外美国应对违反其国际法律的行为给予充分赔偿。

优素福表示,国际法院是唯一一个具有一般性管辖权的全球性法院,主要依据国际法、现行国际条约和公约、国际习惯以及一般法律原则审理案件,只处理国与国之间的法律争端,不受理个人之间的法律纠纷。国际法院的判决属最终判决,不得上诉。

该条约于1955年8月15日在德黑兰签署,并于1957年6月16日生效。

国际新闻 4
国际法院/Jeroen Bouman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法院。

国际新闻 5
联合国图片/ICJ-CIJ/Frank van Beek国际法院法庭。

伊朗在向国际法院递交的要求进行裁决的诉讼书中指出,该国的申请涉及美国在2018年5月8日颁布的“重新全面实施和强制执行”制裁和限制性措施的决定。该决定旨在重新恢复针对伊朗和伊朗公司及其国民的制裁和限制性措施。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天就此发表声明表示,伊朗向国际法院提交审理的做法是企图干涉美国采取合法行动的主权权利,包括重新实施制裁。他表示,采取重新制裁行动是为了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伊朗提起诉讼是对国际法院的滥用。

优素福:“国际法院的裁决对于所有参与诉讼的国家都是具有约束力的。诉讼请求提交至国际法院之后,法院首先将确认对于诉讼事务是否具有管辖权,随后听取案情,并作出最终裁决。参与诉讼的双方都必须执行这一裁决,履行各自的相应义务。假如任何一方拒不履行,另一方有权将这一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宪章》授权安理会就国际法院判决的执行问题作出最终决定。”

此前,美国根据五个常任理事国以及德国和欧洲联盟于2015年7月14日同伊朗就核计划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取消了上述制裁和限制措施。

他表示,特朗普总统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原因很简单:它未能保证美国人民的安全免受伊朗领导人带来的风险。

1996年,在国际法院正式运转50周年之际,时任联合国大会主席的多阿马拉尔曾经表示:“没有法治,人类就不能实现和平、自由与安全,就不能建立一个文明的社会。”这也是优素福法官想要强调的观点。

国际新闻 4
国际法院所在地日内瓦和平宫。联合国图片/国际法院/Jeroen Bouman

他表示,美国本周将在海牙针对伊朗站不住脚的指称进行立场说明,并将继续与盟友合作,打击伊朗政权在该地区开展的破坏稳定活动,阻止伊朗资助恐怖活动,并解决伊朗威胁国际和平与稳定的扩散弹道导弹和其他的先进武器系统的问题。美国将确保伊朗不会通往获得核武器的道路——现在不会,永远不会。美国将和渴望获得经济机会、政府透明和免受压迫的伊朗人民站在一起。

优素福:“有了《联合国宪章》,才有了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这一国际体系保护着全球各地的每一个人,让世界上的许多人民从殖民和强权统治之中得到自由和解放。也正是因为有了《联合国宪章》的法治原则,国际社会才得以在过去的70多年间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国际法院也是依据《联合国宪章》开展工作,解决各国纠纷,假如没有国际层面的法治,就不会有国际法院的存在,在国际事务领域不断加强和维护法治原则,对全世界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伊朗称,通过实施5月8日颁布的重新制裁令,美国“已经并继续在违反”1955年条约的多项规定。因此,伊朗敬请法院裁定、命令并宣布美国违反了1955年条约中承诺的对伊朗的义务,并应毫不拖延地立即终止所宣布的威胁,此外美国应对违反其国际法律的行为给予充分赔偿。

伊朗核问题六国于2015年7月14日在维也纳与伊朗就妥善解决该国核问题达成历史性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行动计划包括主体部分和五个附件,分别涉及制裁、核领域问题、六国与伊朗联委会的工作、核能合作以及协议执行计划,其内容涵盖了解决伊核问题涉及的所有关键领域。根据协议,伊朗将拆除三分之二的离心机,将浓缩铀库存削减至300千克以下,并在15年内不对纯度超过3.67%的铀进行浓缩。此外,伊朗必须允许在至多25年的时间里接受对其核设施、非核设施的广泛监控,以及对铀矿及离心机工厂的监督。一旦伊朗按计划缩小核项目规模,针对该国的能源、金融及商业制裁将被解除,伊朗同时还能在海外市场获得超过100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

国际法院也是依据《联合国宪章》开展工作,解决各国纠纷,假如没有国际层面的法治,就不会有国际法院的存在,在国际事务领域不断加强和维护法治原则,对全世界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国际法院院长优素福

就伊朗要求国际法院进行裁决一事,美国表示:伊朗向国际法院提交审理的做法是企图干涉美国采取合法行动的主权权利,包括重新实施制裁。采取重新制裁行动是为了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伊朗提起诉讼是对国际法院的滥用。美国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是因为这一计划未能保证美国人民的安全免受伊朗领导人带来的风险。

优素福法官表示,目前国际法院有17起案件正在审理,涉及的国家遍及全球,此外还须就联合国大会所提出的一项法律问题给出咨询意见,工作非常繁忙,仅今年新增的案件就有5件。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此前明确表示,美国不承认国际法院对该国的司法管辖权。

优素福:“今年新增的案件包括伊朗针对美国制裁所提起的诉讼、巴勒斯坦就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所提出的诉讼,以及三起海湾国家之间的诉讼:卡塔尔诉阿联酋对其公民采取‘歧视性措施’,而阿联酋、巴林、埃及和沙特阿拉伯则就民航和领空纠纷向卡塔尔提出了两起诉讼。”

国际新闻,国际法院在今天所发表的裁决书中明确表示,该法院在这一案件的裁决中拥有恰当管辖权毋庸置疑。

今年5月,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重启针对伊朗的制裁。7月,伊朗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称美国重启制裁违反了伊美两国于1955年签署的《友好、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条约》。国际法院于8月27日就此案举行首场听证,并于10月3日要求美国立即停止针对伊朗人道主义物资及民航安全相关商品和服务的制裁。同日,美国宣布终止《友好、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条约》。优素福法官表示,美国的这一声明并不会影响国际法院的审理进展。

伊朗核问题六国于2015年7月14日在维也纳与伊朗就妥善解决该国核问题达成历史性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根据协议,伊朗将拆除三分之二的离心机,将浓缩铀库存削减至300千克以下,并在15年内不对纯度超过3.67%的铀进行浓缩。此外,伊朗必须允许在至多25年的时间里接受对其核设施、非核设施的广泛监控,以及对铀矿及离心机工厂的监督。而一旦伊朗按计划缩小核项目规模,针对该国的能源、金融及商业制裁将被解除,伊朗同时还能在海外市场获得超过1000亿美元的石油收入。

优素福:“关键在于,案件在提交至国际法院审理之时,所涉及的条约是否仍属有效。在本案中,诉讼提交至国际法院时,伊朗和美国之间的《友好、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条约》依然有效。有关这一案件的最终裁决尚未做出,目前国际法院只是提出了要求美国‘设法消除’制裁对伊朗的影响等三项临时性的措施,以便在本案审理期间,保护伊朗的权利。美国可以通过立法、行政令或是其他任何符合国内法律和惯例的手段实施这些临时措施,具体的实施手段由美国自行决定,国际法院不予干涉。就像全球所有的国家一样,美国当然必须接受国际法院就本案所作出的最终判决,因为国际法院是依据《友好、经济关系和领事权利条约》中的争端解决条款而采取行动的,但是美国仍然可以,并且也可能就国际法院对本案是否具有管辖权提出质疑。目前,关于本案的听证仍将按照既定的安排进行。”

行动计划签署以来,国际原子能机构在连续12份报告中都证实了伊朗到现在为止兑现了所有的承诺。

钱思文,纽约联合国总部报道。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